欢迎您光临10博体育入口有限公司!

更多服装有,质量立法

时间:2020-02-14 08:09

随着春季学期即将结束、夏季来临,各地幼儿园、中小学校又进入了集中采购校服和床上用品的高峰期。孩子是祖国的未来,保证校服、床上用品的质量与安全,是社会义不容辞的责任。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马鞍山市委书记张晓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建议:尽快在国家层面制定涉及校园纺织品服装质量管理的法律、法规制度,切实加强校园纺织品服装质量监管。  在这份3500多字的建议中,张晓麟从安徽省质监局连续几年组织的对全省各市校服、幼儿园床上用品等校园纺织品进行的专项检查结果分析得出,校园纺织品服装从生产到使用各环节都还存在不少问题。例如产品标识不合格问题普遍存在,甲醛和pH值超标等质量安全问题突出,涤纶面料服装存在甲醛含量易超标、不吸汗、透气性差等。尤其是学生冬季校服填充物和学生床上用品所含的“黑心棉”等禁用成分,其中甲醛含量超标,并且含大量的纤维状粉尘,长期使用会引起呼吸系统疾病、皮肤感染等疾病,对使用安全将产生很大影响。同时,纺织品面料质量不过关的情况也不少见,有的校服标注棉纤维含量100%,实际含量只有30%。  由于校园纺织品服装一般是学校代替学生向生产企业订购,其产品不用经市场销售,这一使用范围和对象决定了其在定价、检验和售后服务方面无法和普通服装相比。虽然我国已经有了《产品质量法》《絮用纤维制品管理办法》《国家纺织产品基本安全技术规范》《絮用纤维制品通用技术要求》以及行业标准《针织学生服》《机织学生服》《儿童服装、学生服》等标准,安徽省还出台了《校服》和《幼儿园床上用品质量安全规范》地方标准,但利润最大化使企业主观上降低了产品的各项技术指标,而地方检验部门和学校对校服的检验没有规范流程及参考标准,为劣质产品进校园提供了可乘之机。另外,采购程序不明、部门职责不清、处罚力度不够也造成校园纺织品服装问题重重。  为此,张晓麟建议,地方政府必须以规范性文件对采购、价格、送检及奖惩等各环节加以明确,各地质监部门要结合地方实际,制定相关校服的质量技术要求。对涉及学生身体健康的重要功能性和安全性指标,如校服面料的纤维成分含量、拼色或色织面料耐洗色牢度、小学低年级校服面料耐唾液色牢度、涂料印花面料耐洗、耐摩擦色牢度、面料的起毛起球、冬装的保暖性能、夏装的透气性能等,制定质量技术要求时可以提出适宜的控制指标、检验规程和方法,控制指标可以优于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  其次,要规范完善校园纺织品服装采购程序和价格管理。有关部门应依法确定辖区内提供校园纺织品服装的资质与条件,并及时准确地向社会公开相关信息,学校应该制定管理制度,公示相关采购情况。  张晓麟认为,完善校园纺织品服装送检制度对加强质量监管非常重要。生产企业在每批次产品出厂前,应按照相关标准,自费将一定数量样品送法定检验机构进行检验。送达学校的产品应具备法定检验机构出具的本批次产品质量检验合格报告。学校在接收时,应当认真进行检查验收。质监部门还应会同教育部门制定年度监督抽查计划,重点检查企业进货验收、生产加工、成品出厂检验把关、包装标识等环节的产品质量情况,以及其是否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进行操作和控制。  最后,张晓麟还建议,要完善问题校园纺织品服装惩处机制;要对那些存在偷工减料、质量不合格等行为的企业建立黑名单制度,对采购、验收各环节存在的违规违法行为,严厉处罚、绝不姑息。

核心提示  从3月31日起,《纤维制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开始实施,该办法对老百姓普遍关心的絮用纤维制品、学生服、纺织面料等消费品的质量进行分类重点监管,填补了国内纺织品特别是学生服质量监管专业性法规的空白。办法对百姓生活将带来哪些影响?记者采访了市纤维检验所专业人士。  1 校服发放前,学校须委托检验  学生服的质量安全是家长普遍关心的大事,《办法》对学生服的质量安全有了更严格的监管。  “学生服就是平常说的校服,《办法》将学生服单独拿出来进行细致规定,对生产、采购、使用等全过程加强监管,足以见得对学生服质量监管力度之大。”市纤维检验所副所长李东说。  在生产方面,《办法》规定,学生服原辅材料应验收记录,内容包括原辅材料名称、规格、数量、购进日期等;学生服的标识应包括纤维成分、含量、安全类别。纺织面料不能确定安全类别的,应当标注国家标准要求的甲醛含量、pH值、色牢度、异味、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重金属含量等理化检验指标。学生服须经具有法定资质的检验检测机构出厂检验合格后,才可向使用单位供货。  在采购、使用方面,《办法》规定,使用单位应当提供质量合格的学生服;应当履行检查验收和记录义务,验明并留存产品出厂检验报告,确认产品标识符合国家规定要求。此外,学生服使用单位应当委托具有法定资质的检验检测机构对学生服进行检验。  “学校须对校服进行委托检验,意味着校服在发放到学生手里之前须经过生产企业和学校‘双检验’,校服质量多了一道‘安全锁’。”李东说,学校未履行检查验收和记录义务或未按规定委托送检的,将被责令改正,并处以1万元以下罚款。  2 更多服装有了专业质量保障  新买的牛仔裤掉色严重,衬衣接缝处不牢易开线、被单洗后缩水变小许多……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如果遇到这些纤维制品出现质量问题,怎么办?  李东介绍,此前,消费者遇到此类纤维制品质量问题需要维权时,需将纤维制品送到权威机构进行检测,检测结果大多只能靠《产品质量法》进行笼统判定,而没有细致化的专业性法规,《办法》打破了这一局限,填补了目前国内纺织品质量监管的专业性立法空白。  国家质检总局2006年颁布实施的《絮用纤维制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仅适用于一些有填充物的制品,如棉衣、棉被等。此次实施的《办法》将絮用纤维制品、学生服、纺织面料等全部纳入,适用范围更广,意味着消费者在进行纤维制品维权时有了更明确、更详细的专业性法规保障。  3 标识更规范,维权凭证足  《办法》还要求纤维制品的标识更加规范,标识标注内容包括产品质量检验合格证明、生产者名称和地址,以及产品名称、规格、等级、标准编号等。  “产品标识相当于产品的‘身份证’,代表了产品各项指标的真实情况,也是消费者了解并最终购买的根本依据,更是向消费者给出的承诺。”李东说,有了详细的标识,一旦消费者遇到服装等纤维制品纠纷时,就有了可靠的维权凭证。  此外,《办法》还对抗震救灾、扶贫济困等非营利性社会公益性活动中使用纤维制品进行了规定。  目前,我市纤检部门正在全市范围宣传、推行《办法》,市民如遇相关问题,可向纤检部门举报或咨询,电话63151880。

自2013年上海曝出“毒校服”事件,学生校服的安全问题一直成为“众矢之的”。尽管关注度高,近年来各地的校服质量依然问题频出:

2015年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的其第三季度校服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28家受检单位的135批次产品,一批次检出致癌物质芳香胺染料;

2015年10月,武汉市质监局校服专项检查共抽到26个校服样品,合格率只有77%,出现裤后裆接缝强力、纰裂及纤维成分含量不合格等各种问题;

今年1月,广东省质监局公布广东省中小学生校服产品质量专项监督抽查结果,不合格产品发现率为19%,其中一品牌校服检出致癌染料。

处于“风口浪尖”上的学生服,其“质量的小船”如何才能行稳致远?

图片 1

1 毒校服“毒”在哪儿?

根据2015年西安市中小学校服质量监管情况通报,去年西安市送检学生服样品检验合格率为94.37%。尽管合格率较高,但监管中依然发现一些问题。

通报中指出,问题表现在送检批次不全、检验项目不全、标识内容不规范及合同备案不积极。从抽查情况看,有学校没有做到逐批送检,还存在检测漏洞。还有的企业一份检验报告涵盖多所学校。同时,去年送检864批次,检验项目同时包含甲醛含量和pH值的仅有359批,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回避了一些安全性指标的检测。个别企业使用已作废的标识内容,纤维含量没有标注、服装号型标注不规范等。

实际上,以上通报中提到的涉及对学生们影响最大的,是安全性指标的检测。相对于耐摩擦级别、缩水率等物理方面的质量问题,衣服的甲醛含量、pH值、色牢度、异味、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等理化检验指标更为重要。在各地曝出的校服安全质量问题中,出现较多的就有其中一项——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

陕西省纤维检验局纺织品毛绒监督检验科副科长周莹介绍说,国家标准中明令禁止使用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其毒性和致癌性远强于甲醛。该染料制成衣服后,不溶于水,无色无味,从纺织品外观上无法分辨,只有通过专业检测才能发现,且不易消除。这种染料在与人体长期接触过程中,其有害成分被皮肤吸收,会引发各种恶性疾病。

陕西省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有校服被查出含有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根据近年对学生服抽检掌握的情况,陕西省校服在纤维成分含量、pH值和色牢度等方面的质量问题较为突出。“纤维成分含量的问题主要是标识与实际不符,pH值是衣服的酸碱度超标,以及耐皂洗、耐摩擦等色牢度不达标等。”周莹说。尽管这些项目没有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影响大,但广大中小学生基本上天天穿校服,这些指标不合格,也会对其身体健康和外观穿着有影响。

2 毒校服从哪儿来?

一件校服所经历的基本环节是面料采购进厂、生产加工、成品出厂进校,涉及生产企业、学校、监管部门三方。

作为生产企业一方,需要进行面料采购把关、生产过程质量控制、产品自检和送检等等环节。一旦企业在此过程中出现忽视、忽略甚至故意的行为,校服质量就会产生或大或小的问题。周莹介绍,以往抽查中发现,有个别企业采购把关不严,没有索要面料生产厂家的检测报告,企业的检测设备也不完备,为了节约成本,也不想花费检测费用进行质检,这些都会对校服质量产生重大影响。

在学校一方,校服甚少出现公开采购等行为,直接是由学校委托服装厂加工制作,不经过市场流通。这种生产厂家和学校之间的“直接交易”,很多时候都是校长一句话或是校领导班子成员点个头,即可确定校服购买厂家以及校服的价格,随意性很大。且大多数学校对校服的质量标准、安全性等了解不多,问题校服就这样在服装厂和学校之间的“暗箱操作”下,在监管部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悄悄”进了校门。

在前几年的实际调查中,一件校服从面料进厂到生产加工、直至最后穿在学生身上等一系列环节中都处于质量监管的空白状态。省纤检局纤维制品质量监督科樊晓辉表示,校服直接从厂家到学校,质量要求由加工合同约定,因此,质监部门难以实施有效监管。

此外,在2009年,国家出台了针织学生服和机织学生服的相关标准,“但这两个标准与普通服装技术标准差别不大。”周莹告诉记者,2013年上海“毒校服”事件后,各地纷纷出台地方标准,但在指标要求上不一致。直到2015年6月30日,在整合各地及以往标准的基础上,国家标准GB/T31888-2015《中小学生校服》出台,同月,国家教育部、质检总局、工商总局和标准委等四部委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至此,校服质量安全和监管体系的建立有了制度和技术的支撑。

3 双管齐下能否治住“顽疾”?

今年3月31日,新《纤维制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实施,其中将学生服作为单独一类进行重点监管,并特别强调要求学生服必须“双送检”,检验合格后才能使用。

新的标准和新的办法,“双管齐下”能否治住校服质量的“顽疾”?

“新的标准,取消了以往合格品、一等品和优等品的等级划定,个别技术指标要求比之前的一等品要高。新的办法,则让纤维制品相关各方有了具体可以参照执行的标准和依据。”陕西省纤维检验局局长胡省认为,对家长和学生而言,严格的标准和办法的实施,使校服的使用有了可靠的质量保证。“更为重要的是,使专业纤检机构开展絮用纤维制品、学生服、纺织面料质量监管工作‘有法可依’,监管的空白和乏力将得到极大地解决。”胡省表示,对于生产企业一方,通过引导生产者改善生产条件、建立原辅材料进货验收记录等,推动企业落实产品质量安全。同时对絮用纤维制品、学生服、纺织面料的标识内容提出具体要求,规定了法律责任。还通过建立原料把关、集团购买质量监控、监督检查、重点区域产品质量提升、质量诚信等多项制度,加大生产过程的监管力度。

全过程、双送检、质量监控……毋庸置疑,这些做法将对学生服质量安全保障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在具体实施中,其方式方法还有待进一步探索。

首先是监管力量的薄弱如何克服。以西安市为例,根据西安市教育局网站公布的数据,包括完全中学、一贯制中学和职业高中在内,共有3318所中小学。如此众多的学校,一一落实“双送检”,监管力量如何跟上?放之全省,尤其偏远县乡,更为艰难。其次,贫困地区检测能力无法保障。据了解,学生服质量检测一般需要检测20多个项目,在贫困县、乡村等地,检测技术较落后、设备较差,校服质量的检测水平将大打折扣……

种种情况下,作为校服质量把控第一关、质量安全责任主体的生产企业,其质量意识的提升尤为重要。据了解,2014年,陕西省建立了“校服企业技术交流平台”,促进企业开展标准、检测、生产工艺等方面的交流探讨和培训,以期使企业在管理、采购、自检互检、制度建立等各方面逐步规范化。“再通过定期和不定期的抽检,并在此过程探索建立监管联动机制,创新监管方式,从而有效地控制校服质量安全风险。”胡省表示。